眼里有繁花

如果生活太苦,给自己加点糖、治愈一个成年人,只需一件事

1、成年人的崩溃,就在一瞬间。 堂姐打电话让我帮她带孩子,说到一半就带了哭腔。 “孩子高烧两天了,他爸又出差,我本来说 今天早点回去陪陪他,临下班了老板让我重做这方案……” 哽咽的声音让人听得心疼,完全不像平时雷厉风行的那个堂姐。 前阵听她工作拿下了个大项目,孩子奥数竞赛又得奖,我还有点酸。其实,谁不是拼命苦撑? 堂姐打电话求助前,整整一个星期,都是9点以后下班。 到家洗衣服、擦地,给孩子辅导功课,就连周末也安排去见客户,早就筋疲力尽。 成年以后,苦哈哈地讨生活、过日子,就成了日常。 像极了《时间的针脚》里那段: “我必须用清高和淡漠来掩饰无知,用甜美的慵懒来掩盖对未来的不安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