鑫海花城小区

四过家门而不入 他与妈妈隔空喊话

原标题:四过家门而不入 他与妈妈隔空喊话 人民网武汉2月14日电 “妈妈,莫担心,我天天吃得好睡得好,还长胖了。值班的时候防护措施做得也蛮好,我身体好得很,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。家里缺什么我直接买好从阳台吊上去。”武汉市东西湖区鑫海花城小区楼下,一对母子的喊话让人泪目。 东西湖区径河街城管执法队队员杨纯聪由于在隔离点执勤,无法回家,只能在自家小区的路边对着四楼阳台上想念儿子的妈妈喊话。 1997年出生的杨纯聪是一名城管队员,也是一名退伍军人,目前,在径河街集中隔离观察点负责宾馆消毒、清理垃圾、配合医护人员量体温和送餐等工作。 每天晚上11点半,他就得穿好防护服,做好消毒接替上一个班次的城管队员。...

四过家门而不入 他与妈妈隔空喊话

原标题:四过家门而不入 他与妈妈隔空喊话 人民网武汉2月14日电 “妈妈,莫担心,我天天吃得好睡得好,还长胖了。值班的时候防护措施做得也蛮好,我身体好得很,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。家里缺什么我直接买好从阳台吊上去。”武汉市东西湖区鑫海花城小区楼下,一对母子的喊话让人泪目。 东西湖区径河街城管执法队队员杨纯聪由于在隔离点执勤,无法回家,只能在自家小区的路边对着四楼阳台上想念儿子的妈妈喊话。 1997年出生的杨纯聪是一名城管队员,也是一名退伍军人,目前,在径河街集中隔离观察点负责宾馆消毒、清理垃圾、配合医护人员量体温和送餐等工作。 每天晚上11点半,他就得穿好防护服,做好消毒接替上一个班次的城管队员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