锁春洞

我的龟峰(一)

原标题:我的龟峰(一) 我的龟峰(一) 文/胡琦玲 晚秋裹抹缕缕桂香,牵扯着丝丝柔绵,站在无欲的红尘,倾听一段段清婉的低唱。我倚在晚秋的怀中,想穿透滚滚秋波,去淘洗尘封的追忆。 轻骑挽袖,我们相伴踏响秋声。 和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女子共同站在龟峰脚下,夹杂着陌生的熟悉,我竟然分不清自己究竟是客还是主。 山峰依旧带着熟识的微笑,秋华依然缠绵着熟谙的味道。唯有举目华丽壮观的游客中心,才让我有了情怯的滋味,我是有多久没来看你了,我的龟峰。 小时候任意一条羊肠小道都是我们进出龟峰的路口,这样的季节,满山的野果成了男孩女孩上树的理由。两三块红石便可以垒砌一个灶台,燃起的炊烟,点燃的是一代又一代人童真的记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