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雪芹

红楼梦:难怪袭人一心想做宝玉“姨娘”,看她母亲哥哥对她多狠心

原标题:红楼梦:难怪袭人一心想做宝玉“姨娘”,看她母亲哥哥对她多狠心 俗话说“有狠心的儿女,没有狠心的爹娘”,《红楼梦》虽说以贾家为主,不涉及世俗底层,但曹雪芹竟然写了几个靠卖儿卖女搏荣华富贵的狠心母亲,让人看后心中凉凉。本文系列预计五篇文章。 [一]袭人母亲篇 (第十九回)原来袭人在家,听见他母兄要赎他回去,他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。又说:“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,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,若不叫你们卖,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。” (第十九回)原来袭人在家,听见他母兄要赎他回去,他就说至死也不回去的。又说:“当日原是你们没饭吃,就剩我还值几两银子,若不叫你们卖,没有个看着老子娘饿死的理。”...

红楼梦:前半生贾宝玉,后半生唐伯虎

原标题:红楼梦:前半生贾宝玉,后半生唐伯虎 “ 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?”红楼梦作为明清小说的巅峰佳作之一,百年来引得无数读者拜读。在喜欢《红楼梦》的读者心里,一直有一个遗憾,那就是现存于世的《红楼梦》并不是完整的,通常认为原作者曹雪芹早逝,没来得及完成这部鸿篇巨著,通行本后四十回是高鹗所续。也有人猜测《红楼梦》初稿已经完成,只是在传阅的过程中被人有意或无意地丢失了。 这部没有完结的作品,就像是中国文学史上《断臂的维纳斯》的残缺,反而更让人痴迷于它神秘的美,甚至孜孜以求。 在通行本里,贾宝玉最终看破红尘,遁入空门,跟着一僧一道,飘然而去,那块幻化而来的“宝玉...

谈红楼:史湘云形象新解——兼具男子英豪、女子柔俏之双性美

原标题:谈红楼:史湘云形象新解——兼具男子英豪、女子柔俏之双性美 引言: 史湘云在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正册之中排名第五位,她的形象塑造方式是特殊的,相比林黛玉风神若仙子的气质美、薛宝钗成熟稳重的世俗美、王熙凤裙钗不让须眉的能力美,曹公在塑造史湘云这个人物形象时,侧重的是她的性格。史湘云不同于其他女子,她的性格呈现出一定的复杂性,既具有男子的英豪洒脱,又具有女性的娇俏柔媚,堪称是《红楼梦》中女性双性美的典范之例,历来研究史湘云的论者,皆离不开对史湘云性格的分析,清人涂瀛在《红楼梦论赞》中这般评价史湘云: 处林薛之间,而能以才品见长,可谓难矣。湘云出而颦儿失其辩,宝姐失其奸,非韵胜人,气爽人也...

红楼梦:冷子兴演说荣国府,与江南甄家攀亲,却被脂砚斋骂成走狗

原标题:红楼梦:冷子兴演说荣国府,与江南甄家攀亲,却被脂砚斋骂成走狗 红楼梦里那个与江南甄家攀亲的小人物,为何被脂砚斋骂成走狗? 87版《红楼梦》中贾雨村剧照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,也算是红楼梦中的重要章节。冷子兴虽然只是书中的一个小人物,读者却借他的演说理清了荣国府和宁国府的人物关系,贾雨村也从他的口中捕捉到了对他起复有帮助的信息,但脂砚斋似乎不买他的帐,因冷子兴的一句话,而骂他是说大话的走狗。 子兴道:“谁人不知!这甄府就是贾府老亲,他们两家来往极亲热的。就是我也和他家往来非止一日了。”【甲戌】说大话之走狗,逼真。 从书中,我们可以看出,冷子兴只是红楼梦中的一个小人物,因他与江南甄家攀亲...

红楼梦元宵灯谜解析:探春远嫁,惜春出家,各大主角结局皆有暗示

原标题:红楼梦元宵灯谜解析:探春远嫁,惜春出家,各大主角结局皆有暗示 文/蓝梦岛主 原创文章,已开启全网维权,抄袭必究! 元宵节猜灯谜的习俗,古已有之,明清时期尤为盛行。曹雪芹的《红楼梦》便真实再现了书香门第元宵之夜猜灯谜的盛况。 《红楼梦》第二十二回: 听曲文宝玉悟禅机,制灯谜贾政悲谶语。 仅从这个回目里就不难看出,红楼梦元宵灯谜不是一般的灯谜,而是暗示小说人物命运归宿的谶语。因此,第二十二回与第五回一样,都是隐藏《红楼梦》八十回后内容的重要章节。 当时的背景是这样的:恰逢元宵佳节,又值宝钗生辰,双喜临门,贾母心中欢喜,便凑份子设宴庆贺,院中姐妹欢聚一堂。贾元春不能亲临...

红楼梦续作与原作落差大,所用诗词涉嫌抄袭落俗套

原标题:红楼梦续作与原作落差大,所用诗词涉嫌抄袭落俗套 蔡义江已年近八十,是中国红楼梦协会和《红楼梦学刊》的创建者之一,其经典著作《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》迄今销量已逾百万册。《蔡义江新评红楼梦》成书过程中,蔡先生更是对众多的《红楼梦》版本一一进行深入的梳理,以甲戌本等十余种早期版本对《红楼梦》进行精心汇校,以求去伪存真,正本清源。《蔡义江新评红楼梦》蔡注近百万字,还收录了精心甄选后的上千条脂批。书中蔡先生不立怪论,不弄玄虚,力求字字有来历、句句有考证。图书还附编有多篇专题文章,系统化地阐述有关红楼的学术问题。本报摘《红楼梦续作与原作的落差》一文部分文字以飨读者。 续书中有些故事情节,不是来自生活...

现实是悲剧,《红楼梦》才是悲剧

原标题:现实是悲剧,《红楼梦》才是悲剧 为何《红楼梦》的悲剧较之于其他中国文学作品的悲剧尤为震撼呢?那是与《红楼梦》的写法以及曹雪芹的思考深度有着莫大的关系。以思考深度来论,当从《红楼梦》中悲剧的广泛性与必然性来看。《红楼梦》中的悲剧是很广泛的,有家族之悲剧,有个人之悲剧,有爱情之悲剧,还有理想之悲剧。种种悲剧之间相互融合,共同描绘出一幅世态众生相。而从必然性来说,《红楼梦》中的悲剧又是不可逆转的,是必然会发生的。 关于家族之悲剧,常被读者以四大家族的灭亡来概括,此种悲剧也被很多学者阐释为曹雪芹反封建之体现。然而笔者并不这么认为。曹雪芹有补天之思,而这种补天之思中却未免没有补家族之天的想法。在...

年少不识红楼梦,读懂只因一个人

原标题:年少不识红楼梦,读懂只因一个人 作者: 步惊云 很长时间里,我都羞于对朋友说,自己不喜欢红楼梦。作为以汉语言为母语的人,这可是不小的罪过。 我国的文科生,大概只有两种人:读过《红楼梦》的,以及读不懂《红楼梦》的。 我属于后者。 第一次拿起来是夏天,大人们(记得有我妈和我小姨)看完电影回来,进门了还在嘀咕“林妹妹太可怜。”“宝姑娘太坏了。”“王夫人最自私。” 后来才知道,她们看的是王文娟演的《红楼梦》。对我防范是因为她们认为小孩子不合适看爱情片,更不能泄漏任何与爱相关的细节。 我自然好奇,立马去我爸的书架上翻到了那套书。迅速地查看,检索林妹妹,宝姑娘,王夫人等关键词。...

红楼梦里那个穷而不酸的姑娘,身份卑微,却得到王熙凤的盛赞

原标题:红楼梦里那个穷而不酸的姑娘,身份卑微,却得到王熙凤的盛赞 穷而不酸的邢岫烟为何得到王熙凤的盛赞?原著第四十九回给出答案 红楼梦第四十九回中,荣国府好热闹,来了许多人,其中有被称作“一把子四根水葱儿”的四位姑娘,薛宝琴是人见人爱的明星人物,刚来府里,贾母就特别喜欢,还逼着王夫人认了她做干女儿,自己还要亲自照顾她的起居,连宝黛都靠了后。除了薛宝琴的待遇比较好之外,李纨的两个堂妹待遇也不错,唯独邢岫烟的身份特别尴尬,还好贾母客气的挽留了她,才结束了她初来贾府的拘谨和尴尬。 87版《红楼梦》中薛宝琴剧照 邢岫烟的父母带她来荣国府不是简单的走亲访友,而是家道艰难,希望得到邢夫人的帮衬...

红楼梦:补天弃石枉入红尘,大旨谈情实录其事

原标题:红楼梦:补天弃石枉入红尘,大旨谈情实录其事 在小说的正文之前,作者常常先写一段楔子(又称引子),用以引出正文、补充正文、点明正文或为正文作铺垫。在小说《红楼梦》第一回里,自“列位看官”到“按那石上书云”这段文字,便是常说的楔子,而正文是从“当日地陷东南”开始的,这是需要注意的。在这部“说起根由虽近荒唐,细按则深有趣味”的小说伊始,为何曹雪芹要化用女娲炼石补天这个古代神话传说呢? 女娲在大荒山无稽崖炼成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顽石,可惜“只单单剩了一块未用”,便弃在青埂峰下了。于是,灵性已通的顽石“因见众石俱得补天,独自己无材不堪入选,遂自怨自叹,日夜悲号惭愧”。从中,足见顽石心有不甘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