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格斯:婚姻的存在,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让男性更好地剥削女性

每天耕耘最有趣、最实用的心理学

“家庭主妇”想必大家对这个词一点也不陌生吧,那么为什么只有家庭主妇,没有“家庭主夫”呢?

从古至今,人们将男性和女性用婚姻连接在一起,婚姻中的女性很多时候被要求在家做全职太太,这种全职太太就真的是为了女性好吗?

显而易见,这种家庭主妇不过是换个身份做保姆罢了,如果你要工作那么照顾孩子的最主要责任还是女性。

不管怎么样的身份,婚姻似乎需要女性贡献更多的责任。恩格斯在《家庭、私有制和国家起源》里表达了,婚姻就是男性对女性的奴役,某程度上是为了以男性为主的社会更好地剥削女性。

父系文化下:女性在婚姻中被剥削是必然

时至今日,从中国的“妇为夫纲”到现在的“家庭主妇”,印度的难以理解的“割礼”,韩国和日本的“男权主义”。

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,古代还是近代,大都是父系社会。

在这种父系社会的制度下,女性一直处于弱势地位,在以男性为主的社会下,被剥削的必然是女性,很多时候表现为在婚姻中付出的很多,得到的很少。

说到这我不由得想起来最近的一部韩国高分电影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,从职场到家庭,女主角的生活都透露出一种身为女性的无奈。

她不仅要努力工作,还要努力做好一个妻子一个母亲的角色。工作结束后并不是休息是继续照顾自己的家人,反观男主只需要工作努力就好。

就像钱钟书曾经说过的话“婚姻是一个围城”。社会在不断前进,父系文化下的女性是被婚姻围住的羔羊。

男性选择婚姻本质上是为了用合理方式剥削女性

《社会心理学》一书中曾提出社会交换理论,它指的是个体在进行社会交往活动时,会产生一定的社会交换成本,这种成本的回报叫社会酬赏。

一般来说酬金也分为了六大类:爱、钱、地位、信息、物、服务。

男性往往是更为明显现实的个体,他选择与一个女性结婚,一方面是为了自己,一方面也是为了家人,能够社会交换酬金最大化的女性一般是他们的首选。

不管是女性给男性带来事业上的帮助,还是照顾好了男性的家人,男性都需要女性在这段关系里面成为被合理剥削的对象。

他们擅长用其他社会角色来压迫女性来剥削女性,你是我的妻子,是孩子的妈妈,是老爷子的媳妇,你不做这些琐事,谁来做。

更为可悲的是很多女性赞同这种合理的剥削。婚姻的存在,很大程度上不过是为了找个合理的方式剥削女性。

来自家庭层面的约束也是被剥削的证据

精神分析心理学弗洛伊德家把人分成了三个部分:自我,本我,超我。

女性对于婚姻的态度更多的是超我对自我的约束和限制,这个超我绝大部分是社会规定和社会道德层面的态度。

印度高分电影《神秘巨星》中的妈妈就是一个一直在妥协的女性角色,因为她有个女儿,导致她不敢随意放弃这段充满着不平等和伤害的婚姻。

这类似于中国古代的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。

回到电影中的女性妈妈是一个逆来顺受的角色,反观爸爸是一个拥有着极强男权主义的角色。出于对自己子女的爱,她一直纵容着父亲的伤害,很多时候母亲真的在婚姻里承受的更多。

中国的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刻画的七八十年代的父母关系,也是如此,父亲在家宣泄着生活的不满,母亲坐守家中,不管父亲如何对待自己,母亲还是一生都给了婚姻和家庭。

电影中女性角色选择妥协和忍让,这种来自家庭层面的约束,也是男性剥削女性的证据。

总而言之,“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”,这句话极大地反映出了当下婚姻对女性的影响。

《看见》一书中,柴静曾去过女子监狱采访,她发现大多数女刑犯都是因为杀夫进的监狱,或是出于对自己的保护、对子女的保护。不管是怎么样的情境,我想没有人愿意把自己人生通通葬送。

婚姻确实从很多方面来说都是以男性为主的社会下对女性的剥削,不管是什么性质的婚姻,时至今日道德约束更多的也是女性,毕竟这依然是个父系社会,但是也不要太悲观。

女性选择婚姻的时候,选择伴侣的时候一定要擦亮双眼。

至少保持一个相对平等的关系也是选择婚姻时应该有的,最基本的要求。

- The End -

作者 | 神奇小小

第一心理主笔团 | 一群喜欢仰望星空的年轻人

参考资料:Solso, R., cognitive psychology [M]. Peking University Press, 20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