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敏感孩子尖叫失控!爸妈坦率表达愤怒,反而容易跟孩子和好

原标题:高敏感孩子尖叫失控!爸妈坦率表达愤怒,反而容易跟孩子和好

尝试过正向教养的爸妈,更多时候会发现,‘温和’到最后反而被孩子软土深掘,‘坚定’很容易大声起来跟小孩杠上。

面对高敏感、高坚持度孩子,‘温和而坚定’态度很快破功

一直想分享跟杜杜之间的故事的另一个理由是,我其实觉得杜杜很难缠,非常难缠。他的动作和声音的大小范围都非常辽阔,随他的心情定义。

而他的心情层次又多又广,弄得他整个人常常像演员一样,一下在路上热舞引吭高歌到对面两条街的人都回头看着他笑;一下某句话不合他的意就把玩具一扔奔进房间嚎啕大哭;一下突然又自告奋勇要洗碗,就算整个过程碗盘一直滑掉也坚持到最后。

明明白天工作、晚上照顾两个孩子,可是每天晚上还是觉得灵魂都干涸了,必须休息恢复元气。我很想知道到底其他的孩子是不是也如此。如果也是,那也许我们可以交换一些心得,或者我们的经验可以给正在走同一条路的家长当作参考;如果不是,那让大家开开眼界见识一下我们的辛酸血泪,如果哪天在路上或学校遇到同样类型不受控的孩子,可以对他和他的家长宽厚一点。

根据观察,我个人觉得是他的‘高敏感+高坚持度’让教养的难度提高很多。杜杜只要一开心,行为跟音量就很容易失控,我们往往就得出声提醒,但是他在兴头上一被浇冷水,就会立刻变成一颗顽石,强力坚持自己的处理方式是对的,而且会倾全力反击。

孩子情绪起伏大,一失控就发出高分贝尖叫

以前的床垫旧了,我们买了一套新的床垫。送来的那天早上我跟杜杜都很兴奋,从头到尾在房间看着工人组装,杜杜还不时会大声尖叫拍手给工人叔叔强烈的鼓励。等工人一离开家,我铺好床感受一下新床垫,杜杜也跟着爬上来,头枕在我脚背跟脚踝之间的弧线,躺在我两条腿上,两个小脚掌在我肚皮上摇来摇去。

‘太舒服了太舒服了啦!!!’

杜杜张开嘴嘎哈哈哈放声大笑,整个人摊开变成‘大’字型手脚疯狂乱踢,我才发现他手上捏着早餐还没吃完的馒头,一边甩手一边啪啪啪狂掉馒头屑,要命这怎么行!

‘杜杜,你的馒头还没吃完,掉了很多屑下来了。先出去吃。’

这句话当然是一整盆冷水浇下来,杜杜立刻停下动作,躺在我身上拉着一张脸说:‘在床上吃又不会怎么样!’

先生在门口帮腔:‘杜杜,我们本来就说过吃饭在餐桌,不拿进房间吃的。’

‘可以!可以在房间吃!!掉屑又不会怎么样,又没有关系!!’

‘杜杜,我们说好了。到外面去。’

杜杜大喊‘不要’继续躺着不为所动。

先生的眼神瞬间露出凶光,一个185公分的壮汉跨着大步冲过来把杜杜拦腰掂起来往外送。

‘呀!!!!!!!!!!!!!!’

杜杜发出超高分贝尖叫攻击。只听到‘碰’的一声小孩被大力放到地上,先生大声警告‘你不要太过分了’,尖叫声中断。白痴小孩,根本自找的,我心想。

爸爸坦率表达自己的愤怒‘怎么样?你是要打我吗?’先生低吼。

杜杜没说话,估计是放弃了。自从他上回打人被我们质问‘爸妈有打过你吗’之后,也许是自知理亏,就只剩下做做样子虚张声势而已。我蹑手蹑脚到门口探看状况,只见杜杜死盯着先生,一副恨不得把对方吃掉的脸,然后突然一伸手,拿馒头往爸爸的身上摸。

果然先生立刻震怒:‘你是不是找打?’一把抢下杜杜手上的馒头,在小孩脸上乱抹一通。杜杜放声大哭。这画面太震撼,我缩回房间平复一下心情,以免自己不小心笑出来(?)。

哭声像打雷一样,我耳朵好痛。探头出去发现先生站得直挺挺的往下怒视。我过去小声提醒:‘你坐下来吧,杜杜比较不会害怕。’先生坐下来要开口,我还想说话,被他挥手赶走,但是我还是赶紧补充一句:‘我只是要说,稍等一下,他现在应该听不到你说话。’

说完,我回到房间,坐在床上听外面的两人对吼。

两人对吼从大声到小声,最后居然和好了!?

‘没有这种规则!你这种规则是错误的!根本一点道理也没有!’

‘哪里没有道理?我们只要求你吗?全家人都一样啊,每个人都在餐桌吃东西!’

‘我不喜欢!!在床上吃东西没有关系!!!’

‘你会自己吸地板吗?会自己整理房间吗?会自己收拾吗?如果做不到要别人帮忙的话你至少要负责维持干净!!’

感觉最后的沟通有到点,两边的声音都开始变小,逐渐听不到了。我放松下来,转头欣赏窗外的风景。然后我听到先生问杜杜要不要一起出门买菜,杜杜欣然同意。

应该是和好了吧,我心想,同时下床准备着装。换穿到一半,杜杜一张脸闪亮亮地跑进来:‘妈妈!爸爸说要一起去买菜!!’一场完整的冲突落幕了。

‘温和+坚定’实际执行起来,其实难兼顾又不合理

如果要谈教养原则,我想我们应该算是‘不打不骂+温和坚定’的类别吧。可是刚刚先生很凶?

哈哈,对啊,我有时候也很凶的。更精确的说,我们应该算是‘绝对不出手打小孩,愤怒时不使用贬低或威胁的语言,还没被惹毛的时候尽可能温和,底线可以沟通但是不能消失。’

因为我自己小时候的经验,我对于使用恐惧或者羞辱的教养方式是有很深的厌恶的,所以一开始就对所谓‘温和坚定’的正向教养非常着迷。

但是,如果有尝试过正向教养的爸妈,应该会发现‘温和’和‘坚定’时常很难兼顾。有的时候确实可以成功,但是更多时候会发现,‘温和’到最后怎么反而被孩子软土深掘?‘坚定’的话就很容易大声起来跟小孩杠上。结果变成我极力压抑自己的情绪,强迫自己表现得和颜悦色的样子,杜杜看见我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觉得天下太平依然故我,我压抑到极限就自爆了。

我后来发现,是我自己私自认定‘温和’等于‘温柔’,必须要和颜悦色轻声细语,用这样的说话方式来跟小孩沟通。

可是仔细想想,这样其实非常不合理。我们人类的沟通方式本来就不只有依靠语言,还有语调,声量,动作等等。如果我刻意在所有的情况下都用‘和颜悦色轻声细语’的方式跟杜杜沟通,他根本感觉不到‘这件事很危险’、‘这件事不太合适’、‘你现在的说话方式会惹毛我’、‘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有商量空间’这些细微的资讯。

亲子双方对撞、宣泄不满情绪后,反而易有新共识

我们放弃过度压抑自己性格,把‘温和’的定义调整成‘不口出恶言,但是可以忠实反映当下的情绪’。这样一改,跟杜杜的冲突次数就立刻暴增,几乎每天都会来个两三场。

但是说也奇怪,自从我们不刻意压抑自己的情绪,只留意盛怒当下使用的语言的时候,冲突增多,激烈程度也提高,可是就像刚刚的例子里说的一样,过了一个高峰以后,两边都会冷静下来,可以生出一个新的共识。而且很神奇,也许是因为我们少了强迫自己要温柔的压力,达成共识之后,可以立刻恢复很喜欢杜杜的心情,马上可以笑着跟他拥抱和好。

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忠实呈现自己的方式,对于每天至少要面对两三场激辩的我们,真的自在轻松很多。而且目前为止,无论冲突的程度有多高,没有一次是无法解决的。感觉就像是双方只是需要先对撞宣泄自己不满的情绪,然后就可以理性对谈了。

晚上,杜杜睡了以后,我跟先生照例在客厅看电视、聊天。

‘我从来没想过这辈子会被馒头抹衣服!真是气死我了!’

‘天啊我想到他气到拿馒头来攻击的心情就想笑⋯⋯。’

‘到底哪里来这么烦人的小孩啊?’

‘不过其实他有进步了。’

‘对啊,今天其实跟他说明第二次就妥协了。’

两个人都笑了。今天的苦水吐完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,杜杜你放马过来吧!!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