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兴:顺利替毛泽东完成“看到敌人再走”的任务,深得信任

原标题:东兴:顺利替毛泽东完成“看到敌人再走”的任务,深得信任

汪东兴

汪东兴,江西省弋阳县人,原中共中央副主席、中顾委委员,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。1968年起担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兼中央警卫局党委第一书记,并兼总参谋部警卫局局长,对领导人的起居、出行等负责,因此又被称为中南海的“大内总管”、毛主席的管家,是毛泽东晚年最信任的人之一。

“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,别人我用起来不放心”

1916年1月,汪东兴出生在江西弋阳一个贫苦农民家庭,少年时期就参加了方志敏领导的农民暴动,任弋阳县河潭乡儿童团团长。1932年,他加入共产党,随后参加了方志敏等人创建的红十军。

1947年初,汪东兴被调到毛泽东身边担任警卫工作,并长期掌管8341部队。8341部队是中共中央和国家主要领导人身边的一支警卫部队。因多次出色地完成特殊任务和发自内心对毛泽东的热爱和敬仰,深得毛泽东对他的赏识和信任。

汪东兴与毛泽东

1947年6月8日这一天,国民党刘戡率4个半旅扑向王家湾,午后到达离王家湾只有10公里的平桥地区。毛泽东所在的三支队紧急动员,准备转移。

周恩来催促毛泽东抓紧时间,毛泽东却表示:“不要急,不要慌。我要看到敌人才走呢。”任弼时急了,他对毛泽东说:“你别的意见我们都照办,就是这个意见不能办,你得听支队的安排,马上走。”毛主席不紧不慢地说:“敌人着急消灭我,我不着急。要走,你们先走,我看到敌人再走也不迟。”

随后,毛泽东点了一支烟,走出窑洞,向远处望。周恩来、任弼时等人商量后建议:“主席要看到敌人再走,不让看恐怕是不行的,能不能找个人替主席看?”毛泽东听后,回头对汪东兴说:“汪东兴,你敢不敢留下来等敌人?”

“怎么不敢?只要主席下命令,我就留下等敌人。”汪东兴随即向毛泽东保证,毛泽东大笑说:“好?!选给你一个连的兵力够不够?”

汪东兴略加思索后回答说:“给一个加强排就够了。”毛泽东说:“就给你一个加强排,加上五个骑兵,任务是替我看到敌人才能走,还要打他们一下。”

汪东兴一看毛泽东同意转移了,便立即建议:“请主席赶快出发,我不看到敌人不离开王家湾。” 而汪东兴的这支小分队也顺利完成毛泽东“替我看到敌人再走”的任务,为中央领导顺利转移赢得了时间。

1949年冬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,亲自选定由汪东兴具体负责他的保卫工作。以后毛泽东外出视察,警卫工作也都由汪东兴负责。汪东兴为了毛泽东安全和方便,考虑问题十分周到,做工作也非常细致。在他领导下,中南海没有出现一次重大安全事故。

1966年10月,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红卫兵,副驾驶座位上是汪东兴

在特殊情况下,毛泽东还委派汪东兴做他与某些重要人物之间的联系人,毛泽东对这些人的保护,以及处理意见,都交由汪东兴去办理。他还经常派汪东兴代表自己去看望、关照受到冲击的老干部。汪东兴在见这些老干部时,也能如实、完整地表达毛泽东的意见。

1966年9月15日,毛泽东第三次接见红卫兵。图为毛泽东与汪东兴、护士吴旭君在天安门城楼上。

毛泽东曾这样评价汪东兴: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,别人我用起来不放心,东兴在我的身边,我习惯了,人还是旧的好一点,他的长处是心细,缺点是理论水平差,不喜欢动脑子。但是,不要小看了厚重少文,汉朝的周勃可是立了大功的。

“汪东兴能对付江青”

毛泽东对汪东兴的工作十分满意,他的升迁也是一帆风顺。有人喜欢简单地称他为“大内总管”,当党内矛盾激化,斗争变得异常残酷时,他这个位置常常处在风口浪尖上。第一个容易和他发生冲突的就是江青。

1967年1月,江青在幕后指使中南海的造反派打倒汪东兴,他们在国务院小礼堂开了几次批斗他的大会,甚至喊出了“火烧、油炸汪东兴”的口号。毛泽东知道后说:烧烧炸炸都可以,但不要烧焦了!意思就是说:你们批评一下汪东兴可以,不能打倒,要保护他。有毛这句话,造反派的气焰立刻低了下去。汪东兴不仅没有被搞掉,反而在党的九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、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。

毛泽东生前曾说过一句话:汪东兴能对付江青。虽然这句话当时是针对1972年江青迫害身边工作人员,把周淑英抓起来而说的,但后来却应验在毛泽东逝世之后。

1976年9月,毛泽东逝世时情景。左起:张春桥、王洪文、江青、华国锋、毛远新、姚文元、陈锡联、汪东兴

当时,江青一伙为了争取对毛泽东思想的解释权,数次提出要掌握毛泽东最后留在住所的文件手稿,都被汪东兴顶住了。在当时的氛围下,如果毛泽东的手稿被这伙人掌握了,便可以随意从中抽出个别词句当成打人的“棍子”,也可以为自己拉大旗作虎皮吓唬全党。然而汪东兴明确表示反对:“主席这里的文件、文稿、手迹、信件是我们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,只能由党的有关组织来保管,不应交任何个人来负责,毛主席生前确定的这些正确原则,现在仍应继续坚持。”华国锋和叶剑英相继表示同意。

配合粉碎“四人帮”

1976年9月9日凌晨,毛泽东去世,“四人帮”加紧夺权活动,叶剑英等老一辈领导人的准备也进入最后时刻。叶剑英在参加毛泽东吊唁仪式的第二天找到汪东兴,问他对形势的看法,想让汪东兴表明自己的政治态度。汪东兴马上表示了对江青一伙的强烈不满。

11日,华国锋借口身体不好,要到医院检查,离开治丧的地方。他先给李先念打电话,说:“我到你那里,只谈五分钟。”来到李先念家,他一进门就很紧张地说:“我可能已被跟踪,不能多停留,说几句话就走。现在‘四人帮’问题已到了不解决不行的时候了。如果不抓紧解决,就要亡党、亡国、亡头。请你速找叶帅商量此事。”

13日,李先念到西山叶剑英的住处转达了华国锋的委托。华国锋11日找了汪东兴同志商量此事,汪东兴的态度很明确,坚决支持华国锋解决“四人帮”问题的意见。

10月2日下午,叶剑英来到汪东兴的办公室,对汪东兴说:“我看‘四人帮’不除,我们的党和国家是没有出路的。”接着,他压低声音问汪东兴:“你考虑好了吗?”汪东兴表明态度说:“我认为形势逼人,不能再拖延,到了下决心的时候了!”当晚,汪东兴按照叶剑英的交代去见华国锋,华国锋当即拍板:就在10月6日晚上抓捕四人帮,具体实施由汪东兴指挥8341部队完成的。

6日上午,汪东兴用中央办公厅名义对四人帮发出了审议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五卷的清样的开会通知。

1981年1月25日,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进行公审判决。

10月6日晚,中南海一片宁静,此刻谁也想不到,一场决定共和国前途命运的决斗,即将在这里发生。

晚7时,汪东兴带着警卫们来到怀仁堂。随后,叶剑英和华国锋到达。因为通知开会的内容与汪东兴无关,他决定坐在屏风后边,注视着门口,负责“会议”的安全。考虑到这场斗争很严酷,汪东兴还随身带了一把装满子弹的手枪。

张春桥第一个到,迅速被制伏。

接着来的是王洪文,他有一点挣扎,当行动组的几个卫士在走廊里把他扭住时,他一边大声喊叫:“我是来开会的,你们要干什么?”一边拳打脚踢,拼命反抗。但很快就被行动小组的同志制服了,扭着双肩押到大厅里。华国锋同志把“决定”又念了一遍。还没等他念完,王洪文突然大吼一声,挣脱开警卫人员扭缚,像头发怒的狮子伸开双手,由五、六米远的地方向叶帅猛扑过去,企图卡住叶帅的脖子。因为双方距离太近,汪东兴不能开枪。就在他离叶帅只有一两米远时,警卫猛冲上去把他扑倒,给他戴上手铐。随后,几个人连揪带架地把他抬出门,塞进汽车拉走了。

就在怀仁堂主战场打响的时刻,李鑫、张耀祠、武建华几位负责在江青、毛远新的住处采取行动,把这两个人也抓起来了,进展顺利。

最后解决的是姚文元。因为他不是中央政治局常委,所以事先没有通知他到怀仁堂开会。为了把姚文元叫到怀仁堂来,华国锋给他打了电话,说自己正在同王洪文、张春桥商量出版《毛泽东选集》第五卷一事,想请他来。汪东兴怕再发生意外,没有让他进正厅,只让人把他领到东廊的大休息室,由警卫团一位副团长向他宣读了中央决定。姚文元听完后很镇静,没有反抗,随即被带走。

就此,“四人帮”全部被捕,整个行动过程只用了35分钟。

10月6日晚11时,中央政治局在玉泉山开会通报粉碎“四人帮”的情况。汪东兴最后说了一句话:如果“四人帮”政变成功,在座的都得上断头台。

华国锋、叶剑英、邓小平、李先念、汪东兴等瞻仰毛主席的遗容。

官至中共中央副主席,后却辞职

在1977年的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,汪东兴当选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共中央副主席。汪东兴的政治生涯达到人生顶峰。

1976年11月24日,李先念、陈锡联、纪登奎、汪东兴、吴德、陈永贵、吴桂贤为毛主席纪念堂基石培土。

“四人帮”倒台,“文革”结束,但“两个凡是”的精神枷锁还阻碍着中国的前进。在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,汪东兴因此前坚持“两个凡是”的提法,受到多名中共元老的点名批评。

对于《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》一文,汪东兴发出了严厉的批判。

【1978年12月18日至22日,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召开。陈云、邓小平、华国锋、叶剑英、李先念、汪东兴(自左至右)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。】

由于以上种种原因,1980年2月,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决定,批准汪东兴辞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职务。

许多年来,汪东兴对毛泽东的思念之情不减,每逢毛泽东的生辰、忌辰,汪东兴都会到毛主席纪念堂去献花、瞻仰。每逢五周年、十周年纪念时,他往往会发表一些纪念文章表达怀念之情。其《汪东兴日记》就是为纪念毛泽东100周年诞辰而出版的。

2015年8月21日上午5时28分,汪东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,在北京逝世,享年100岁。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