战疫者|云南抗疫一线民警在岗位昏倒,17小时后才醒来

原标题:战疫者|云南抗疫一线民警在岗位昏倒,17小时后才醒来

处理完疫情卡点的一起交通事故后,民警彭文祥突感头昏,战友准备送他去医院时被他拒绝,大家认为他是“发痧”,扶他到值班室“刮痧”,但越刮情形越不妙,最后不省人事。

2月6日11时20分,云南省龙陵县公安局龙山派出所巡逻中队民警彭文祥突然昏迷后,被战友送医抢救。2月7日凌晨5时许,昏迷了17个小时的彭文祥苏醒了过来。

昏迷的彭文祥被送到医院抢救。 来源:云南省公安厅新闻办

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从彭文祥的战友处了解到,苏醒的彭文祥只记得昏迷前“疫”线巡逻的情景,不知自己如何被送进了医院。

初一携妻子返回抗疫岗位

彭文祥是3年前入党,保山市龙陵县公安局龙山派出所的一名年轻民警。他的老家,在700多公里外的云南省曲靖市麒麟区。虽说是新警,但他却有刑侦、内勤和巡逻岗位工作履历。

由于路途原因,彭文祥很少有与父母团聚的机会。春节前夕,领导根据他的实际情况,安排他第一批轮休,1月22日,彭文祥带着当辅警的妻子汤晓婷、儿子彭紫晟回到曲靖市麒麟区老家,本想与父母过节守岁,但初一这天,彭文祥接到通知:“肺炎疫情爆发,火速归队。”

当彭文祥将“火速归队”的命令告诉父母时,父亲彭木洪立即敦促彭文祥夫妇归队。父亲说,“防疫是大事。”彭木洪是一名街道干部,23年党龄,他劝告儿子说,春节前后,曲靖都是风雪天气,不尽快出发,就来不及了。

据彭文祥称,临别时,他们夫妇二人给父母行礼,看到母亲泪流满面。妻子汤晓婷说,离家那天,她回过头时,看到两位老人一直在风雪中挥手告别。

龙山派出所副所长郭辉说,彭文祥夫妇用时16个小时、驱车700多公里风雪路回到龙陵第二天就投身到战“疫”当中。

郭辉介绍说,战“疫”以来,彭文祥接处警200多起,调解纠纷30余次,劝返、疏散人员2000多人,疫情巡查80多次。

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,彭文祥突然昏倒是因为其中枢神经系统感染所致,如果不能很好地休息,就有可能导致脑炎、心肌梗塞等并发症。

妻子照顾彭文祥

爱较真的民警

辅警郑世威介绍,发病前(2月6日),彭文祥与他们一起到县城密集地段疏散人群,调解纠纷,听说疫情卡点有车辆被撞,他又调看了卡点视频,处理完所有事务后,他才稍事休息。11时20分,彭文祥突感头昏,队友嚷着送他上医院,他就是一直不肯,大家认为是“发痧”,扶他到值班室“刮痧”(轻揉痛处),谁知道,越刮情形越不妙,最后不省人事,大家就紧急送他到医院,由于病情危急,随后转至德宏州医院抢救。

据郑世威介绍,彭文祥是一个爱较真的民警。2019年7月,中队接到一名赵姓市民报警,赵某称在农贸市场做鸡枞生意,一名顾客当天用微信支付给他鸡枞款。过后,赵某发现顾客微信支付给他的120元钱未到账。感到“亏本”的赵某于是报警求助,有人说,“这么少一点钱,何必费这么大的心查,再说,顾客也未必是故意的,”但彭文祥不依不饶。

彭文祥入党时宣誓

彭文祥说,“钱是少了点,但人家求助说明是抱着希望来的,如果不管,警察的形象就大打折扣。”他硬是调查看监控,最终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发现了这名顾客的踪迹,又深入小区排查这名顾客的活动场地。凌晨2时,彭文祥终于找到了这名顾客。通过询问,这名顾客也发现当天的支付确实未成功。接过彭文祥追回的鸡枞款,赵某感慨地说,他只是抱着“试试看”的心态报警的,结果彭文祥真的替他追回了损失。

副所长郭辉说出了彭文祥的另外一个处警故事。2019年10月上旬,一名市民忙于接电话,将一袋蔬菜放到了别人的摩托车上,打完电话,市民才发现菜被摩托“带”走了。彭文祥听说后,立即按照这名市民提供的号牌追踪到了这辆摩托,为这名市民追回了蔬菜。彭文祥说,“接处警本来就管婆婆妈妈的事情。”

澎湃新闻从彭文祥的妻子汤晓婷处了解到,彭文祥的体温已下降到正常指标,他也很配合治疗,他希望早一天恢复健康,重返战“疫”岗位。

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责任编辑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