蔚来获1亿美元融资,能面对更艰难2020车市吗?

在这个疫情艰难的时刻,蔚来汽车带来了一个好消息。

2月6日,蔚来汽车宣布近期已完成累计1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。本次投资方为两家亚洲投资基金,数额分别为7000万美元和约3000万美元,且均为“非关联方”,即单纯的财务投资人。

此外,蔚来相关人士确认,2019年Q3季报中提到的分别来自腾讯和李斌的2亿美元可转债融资目前已全部完成。

对于2019 年前三季度净亏损 12 亿美元而言,1亿美元的融资也许并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资本短缺的问题,但对于资金短缺的蔚来而言,是一笔能够提振信心的资金。

EC 6能否复制「Model 3」奇迹?

如何卖出更多的车以及找到更多的钱,依旧是2020年,蔚来需要解决的两大问题。

前不久股价一度飙升至969元美金/股的特斯拉,也多次遇到资金短缺的问题;而「Model 3」的大卖,就是把特斯拉带出资金牢笼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据特斯拉2019年第四季度,特斯拉交付11.2万辆新车,其中绝大部分为Model 3,全年交付36.8万辆,同比增长50%,完成全年目标。

蔚来如何找到之于自己的「Model 3」是一个关键问题。

在2019年的NIO Day上,蔚来亮相了一款新车——EC 6 ,这是一款轿跑车,用于对标即将交付的Model Y。为了保持在与特斯拉竞争时的灵活性,李斌没有现场公布这款车的具体配置和价格,只是表示将在7月公布价格,9月开始交付。

但轿跑是一个小众的市场,并且EC 6 和 ES 6相似度高,彼此之间可能存在相互倾轧的情况。再来看ES 8和 ES 6 的情况,截止至目前,蔚来销售了超过3万台ES 8和ES 6,总销量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一。

为了抢占在SUV的市场份额,蔚来在2019年的NIO Day上也发布了全新ES8,全新ES8 六座售价47万6起,七座46万8起;全新ES8 签名版 六座56万6起;七座55万8起。


在2019年NIO Day后,秦力洪接受雷锋网新智驾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,蔚来并不会做特别便宜的车,并不符合蔚来的定位,蔚来所定位的就是中国主流的高端市场,不会涉足中低端汽车市场。

因此,如何平衡高价格定位和大规模销售之间的关系,是摆在蔚来汽车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更艰难的2020

一直以来,蔚来做一家「用户企业」,对于用户理解的极致理解,构成了蔚来独特的竞争优势。

从2019年蔚来所举办的「NIO Day」可见一斑,蔚来车主利用自有的广告牌资源为蔚来打广告;蔚来澳门车友会自费租赁场地、搭建展台参加今年 10 月份的澳门国际车展,以自己的车作为展车;更为难得的是,2019年蔚来的新车销售有48%都是老车主推荐。

在秦力洪看来,这些都是其他豪华车企难以复制的品牌要素,也是蔚来汽车深厚的护城河。

但2020的车市,是一个更为艰难的市场。

据盖世汽车研究院预测,2020第一季度我国乘用车产销量预计将下滑30%-35%,而后随疫情稳定、产能恢复、汽车消费需求回增等多方面影响,产销量会在第二季度开始收窄跌幅,三四季度发力补回。但如果此次疫情影响车市的持续市场为1-4个月,预计2020年全年乘用车销量下滑幅度将在3-6%。

在近两年汽车市场疲软背景下,疫情持续将加剧短期出口及国内车企采购需求下降,面临巨大的资金流动性风险和巨大的生存压力。

除此之外,BBA、福特也相继推出自己的产品,在同一个高端电动市场上进行较量。

秦力洪认为,蔚来2020年的主要压力并不会来自新增加的竞争,新的入局者会将一同把高端电动车市场打开。

事实上,在整个2019年车市下滑之际,「30-50万」的高端汽车是唯一一个增长的细分市场,也是一个充满机会的市场,新能源汽车的勃兴将会助力蔚来打开更大的局面。

依旧是排头兵

即使2019年,蔚来历经了电池召回、新能源电动车的补贴退坡、股价滑落接近至1块美金的难关;2020年,蔚来汽车依旧是新造车的排头兵,这个基本面是没有发生变化。

在获得了1亿美元的过冬储粮以后,蔚来需要扩充自己的营销体系,夯实相关的充电设施,使得自我造血的能力更为强,同时也使得蔚来的规模效应能够更进一步凸显。

2019的NIO Day上,蔚来发布了100千瓦时液冷恒温电池包和20千瓦家用直流充电桩。100千瓦时液冷恒温电池包预计于2020年四季度开始交付,将显著提升蔚来旗下所有车型的续航。

此外,李斌宣布蔚来将推出一项新的服务模式——Battery as a Service(「电池即服务」),让用户按需升级电池包,拓展「换电」的更多优势,李斌认为「电池服务化」在 2020 年能达到一个突破点,会变成一个新的生意。

扩张销售网络方面,也是蔚来亟需要做的事情,截止2019年底,已经有22家蔚来中心和48家蔚来空间,覆盖52个城市,这些销售网络的扩张,将会拉升蔚来汽车销量的提升。

降本也是蔚来重心所在,在2019年的蔚来财报中,蔚来首席财务官奉玮表示:“第三季度,蔚来还在企业内执行了全面的成本控制手段,优化运营效率。三季度销售和管理费用以及研发费用比第二季度分别降低了18.1%和21.3%。”

在疫情笼罩的当下,蔚来能够顺利完成1亿美元,也是一则强心剂。
雷锋网&雷锋网